员工文苑

盼他长大 又怕他长大

来源:市场部 杨东霞2017-06-09查看:

摘要:就是在不经意的一段时间,我发现儿子的个头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原来总是居高临下,现在说话也由平视变成了仰...
      就是在不经意的一段时间,我发现儿子的个头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原来总是居高临下,现在说话也由平视变成了仰视,想把手搭到他的肩头也变得比较困难,那个快乐的小男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少年。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就像我从不记得什么时候撒开手让他走路,不记得什么时候放心让他独自骑自行车到远处去。
      他的成长不是我每一步都能直接参与和给予的,他的知识会从书本中获得、在老师和同学中获得,有过欢笑、有过眼泪、有过烦恼和伤痛,这些被称为“成长”的经历,都需要他自己去面对。儿子小学时的校长是一个崇尚自由精神的人,每次开家长会都强调要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所以儿子的小学几乎是放养的。他的童年确实是快乐的,但是学习习惯就没有那么好。上了初中之后,他们学校大部分的学生都来自东方双语小学,一个以严格著称的寄宿学校,和这些从小就训练有素的孩子比儿子无疑是散漫的。所以初中的家长会就开得心惊肉跳、如坐针毡,因为上课说话的名单总会有他的名字。这样的日子总算挨过去了,到了初三,也许竞争激烈的学习环境让他有了压力,也许是他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点思考,终于有了一些改变,可以安静下来学习了。
      想来他也算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每天中午离开家上学都不会忘记给我留言,怕我惦记。我不是特别信奉男孩子要穷养之类的话,觉得孩子也会有要好的同伴,有正常的交往,我希望他能得体处理和朋友之间的关系,懂得礼尚往来,所以在家里的抽屉里会给他留下一定的零花钱,但他也没有养成乱花钱的毛病,一切的要求也总在我们经济许可的范围之内。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忙碌,我不可能参与他成长的每一个瞬间,并且这种亲密无间的日子也很快就会过去,总有一天要轻轻放手,让他远远飞去,不管有多少舍不得。龙应台在《目送》中就曾写道: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对子女倾注多少情感,我们的父母也曾经过犹而无不及,百善之首孝为先,我们要知恩图报,将这种情感传承下去,成为一种不断绵延的优良传统。

您可能感兴趣的新闻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