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张大角

来源:设计院 杨哲2018-05-18查看:

摘要:转眼间已经大三了,黄金钧浑浑噩噩的在城南学院待了整整两年,大一新生应有的那阳光帅气、意气风发的精神面...
      转眼间已经大三了,黄金钧浑浑噩噩的在城南学院待了整整两年,大一新生应有的那阳光帅气、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早已消逝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那一脸的颓废与前途无亮的迷茫。从大二开始,黄金钧整天不是玩电脑游戏,就是坐在床上,头裹着奇葩毛巾看那网络小说,而且嘴里还总是神神叨叨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再加上他本身名字的谐音“黄巾军”,于是就有了后来室友们给他起的外号“张大角”。
      “张大角,你电话,大早晨的都打N次了,谁打的?赶紧接了”室友李大牛暴躁的拿起枕头扔向了通宵游戏还未停止的张大角。
      “大牛你敢砸我,你害小爷输了这局……你等着”下铺的大角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有足足6个未接电话后瞬间沉默……只听5秒之后,下床声起,3分钟后,卫生间洗漱声毕。
      就在张大角推门要走时,大牛喊了一嗓子:“大角啊,你是彻彻底底彻搅了哥几个周末的自然醒呐,早饭我们就不吃了,中午记得给我们带米线回来,要变态辣的那种,快滚吧,找你的小女友去”。
      出了宿舍大门,张大角仰起头,伸展胳膊,对着太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好像这样就能赶走困神似的。做完一系列动作的他猛然睁开眼,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便匆匆转身离开了,转身时还差点撞了宿管大爷,更可气的是--没句道歉就跑开了。当然,由于赶时间,后来宿管大爷骂了些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城南学院分东西两院,大一之后,男生们就都搬到东院去住了。如果说东院是“金山寺”的话,那一点毛病也没有,而且这里早已是“法海”泛滥成灾。从东院到西院大约有5分钟的路程,中间隔着一条Y形街,张大角边走边拨打着女友的电话。只听嘟嘟声停止后,电话那边传来一丝急躁而又不失甜美的声音:“黄金钧,说好的7点半,在食堂打好饭等着你。现在都8点了,你在哪呢?今天还得去我家见爸妈呢”。
      “敏晴,对不起,我我……今天睡过头了,那个我马上就到,等着我……”,挂了电话,张大角就好像打了鸡血似的,疯一般的往前跑去。
      沐敏晴是本地人,家境非常好,父母两人一起经营一家公司,虽说不是很大,但是在当地也是很出名的。她的爷爷曾是退伍老兵,大大小小的战役历经无数,现在就住在机关大院里,而这机关大院就在Y形街的叉口处。若论家境,沐敏晴与黄金钧之间的这道坎只能靠他们自己去跨过了。
      等到了学校食堂门口,张大角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未经停留便径直走向“老地方”,走向那个一年来他与沐敏晴一起吃饭的餐桌,在敏晴的对面坐了下来。当敏晴看到张大角的狼狈样时,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开心的笑了。
      “金钧,歇会再吃,吃完早餐,中午去我家,我爸妈想见见你”,敏晴把盛汤用的保温桶盖子打开,然后给大角把汤盛上,笑着说。
      “咳咳……,敏晴我得准备一下,等下陪我去买件衣服吧”,刚喝了口汤的张大角就被呛到了。这呛他的是话还是汤呢?
      两人说笑着吃完早餐后,敏晴将特意给食堂阿姨要的保温桶刷干净后还了回去,并说了声谢谢,两人便离开了。接下来的家庭饭局对于张大角来说亦喜亦忧。逃离和面对是一样的,都有一半摆脱困境的几率。在完美无瑕的大家闺秀面前,张大角感觉自己的一无是处,显得那么得岌岌可危。未来的路要走下去,张大角只能靠自己。一颗心,一个人,改变只能是他唯一的出路。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