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温馨的过往

来源:管理变革部 张舒翱2018-06-09查看:

摘要:我的老家是一个黄河岸边的小村庄,那是我小时候在奶奶的呵护下成长的地方:斑驳的篱笆墙,低矮的老屋,坑洼...
  对于过往,我愈发感到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那些零星的记忆慢慢拼凑出我美好的回忆,星星点点的涌现在脑海中。捧一杯清茶静静的坐着,一幕幕往事纷纷浮现在眼前。
  我的老家是一个黄河岸边的小村庄,那是我小时候在奶奶的呵护下成长的地方:斑驳的篱笆墙,低矮的老屋,坑洼不平的院子……曾经温暖的居所,是我小时候最向往的地方,在这里,家真切的体现着:飘香的饭菜、开怀的欢笑、亲情的交谈,不时在厅堂回荡并传至屋外。
  小时候每次放学回家,奶奶总能准备好我最爱吃的零食。那时的乡下不像现在这样,零食多的像是天上的星星,仅有一些牛皮糖、冰棍、还有我最爱吃的爆米花。“崩--爆--米--花--喽”,每当有崩爆米花的老头来到村里,奶奶就会挪动她那裹了的三寸金莲去崩一锅。儿时那醇厚的吆喝声,就像穿透了岁月的屏障,绽开在味蕾上,留下一片荡气回肠。崩爆米花的老头那粗糙的面孔早已在如水的时光里日渐模糊,留下的只有那吆喝声、爆米花的香气、还有奶奶的“三寸金莲”,历久弥新。刚参加工作时,每当我回家,总会在胡同口看到一个满头白发佝偻的身影不停的向远处张望,我知道那就是我的奶奶,在等着我回家。
  如今那间屋子,无论是在烈日下,还是在斜风细雨里,甚至是严寒风雪中,都处于一片冷寂中,屋里除了奶奶鲜活如生的照片和曾经用过的物品,已没有任何生息。那曾经被奶奶每天烧的通红的煤球炉,被置于老屋的一角,炉子外围的铁皮已经锈迹斑斑,并且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土。院子里的小菜园也只剩下干裂的泥土和枯萎的青草,再也不见往日的勃勃生机……
      窗外,细雨霏霏,又快到了奶奶的祭日,这几天总在梦里听到奶奶在喊我,继而清晰的看到奶奶那慈祥的笑脸。有时候一闭上眼睛,奶奶就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觉得她还在这个世界上真实的存在着。
  时光飞逝,当年那温馨的场景还如昨天、还真实的在眼前展现时,如今的老屋却是物是人非。当我需要用记忆的支撑去回想往日的幸福时光,才知道生命在时间里已经消逝。 
  过往如流水而去,无法挽留,也无法重返,留下的唯有记忆。今天的存在恰恰是过往的积累,许多美好不会因为时间的流失减弱或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浓烈和深刻。面对未来,我们从过往中获取的不仅有伤感和悔悟,更多的应该是温馨和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