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夏天永远的记忆

来源:氯化苄事业部 窦振彬2018-08-06查看:

摘要:一场雨后,走在园区中心大道,空气清新,闷热了许多天之后终归让人神清气爽;道路两旁柳树依依,冬青碧绿,...
      一场雨后,走在园区中心大道,空气清新,闷热了许多天之后终归让人神清气爽;道路两旁柳树依依,冬青碧绿,蝴蝶在月季花丛中飞来飞去,伴着那阵阵蝉鸣,你会惊奇的发现柳树上、冬青上、月季花叶上,总会时不时的出现知了龟壳,摘下拿在手里,思绪不知不觉拉伸到儿时夏天那永远的回忆——摸知了龟。
  七十年代,没有现如今孩子们的补习班,手机、游戏机,即便是黑白电视也极少,摸知了龟就是夏天最乐此不疲的事情。五、六点钟放了学,三五成群的分散在树林里,沟渠旁、打麦的场院里,伙伴们都长着一双火眼金睛,隔不几步就发现薄薄的土里露出的小洞,“哈,又一个!”用手指一抠,一只肥硕的知了龟便出现在眼前,顺手放在书包内的罐头瓶里;有时也会出现摸不到“掉井”的情况,即使当即用铲子挖,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说实话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知了龟究竟能逃到哪儿?小小的肉虫子速度能快到哪儿去?
  摸知了龟也是伴随着风险的,生态还未被破坏的七十年代,树林里、沟渠旁随时有青蛙、蛇在脚下闪过,女孩子们吓得吱哇怪叫,男孩子们则炫耀着他们的胆大,抓起一只青蛙故意扔到女孩身边,然后得意的露出狡黠的笑容……
  等到七点多天慢慢黑下来的时候,知了龟就开始集体出洞了,特别是下过雨后,地皮湿润,知了龟更易破土而出,真的是如雨后春笋,一棵树上找到五、六个,甚至十多个是很正常的事,每每摸满了一罐头瓶拧紧盖子拿着战利品就回家吃饭了;爹娘把知了龟洗干净,顺手腌制在放咸菜的瓷缸里,隔几天就捞出来煎上一盘,又酥又嫩,那种滋味实在是如今的大鱼大肉无法比拟的。
  儿时的精力充沛的很,中午也不睡午觉,拿着一头沾满黑色沥青的竹竿去树林里粘知了。印象最深的一次,不小心把竹竿一头的沥青粘住了一位大娘新做的白色大襟褂上,老人骂过我们后,找到爹娘赔偿,我们吓得不敢回家,藏在生产队里的大马车底下,直到爹娘一遍遍的在村里呼喊我们的名字才回家……挨揍和吓唬自然是少不了的。
  如今高楼大厦林立,到处都是硬化的路面,知了龟自然少多了。前几日和朋友开车去黄河边的树林里摸知了龟,竟然发现一是碰到的熟人还真不少,二是摸知了龟的人比知了龟还多,大家多是开车来的,寻个乐子,总比窝在家里看手机、玩游戏强……河岸上到处都是灯光闪烁,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用我母亲的话说“够油钱不?”
  想想当初我们刚到园区的时候荒芜一片,看看如今碧绿丛生、姹紫嫣红,蝉鸣、蛙叫,悠闲自得的大白鹅在赵牛河里游来游去,一份付出一份收获,如今的美丽鲁西、生态鲁西再现我们夏日儿时记忆中的那份童真与乐趣……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