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印象新年

来源:设计院 赵蒙2019-01-30查看:

摘要:过了新年,自己是三十,还是三十一了,已经数不清。再也没了小时候一边回答着几岁了,一边塞红包入兜的激动...
       过了新年,自己是三十,还是三十一了,已经数不清。再也没了小时候一边回答着几岁了,一边塞红包入兜的激动,现在的我已然是发红包的一员了。
       那时候过年是真的开心啊,数不清的零食,长辈们给的压岁钱,年底的新衣服,和小伙伴一起约着捡未燃尽的鞭炮,一个个的放肆的奔跑,欢笑,拿着压岁钱买玩具枪,买鞭炮,买扑克牌,买零食,想买什么买什么,多余的钱被妈妈没收了,说是帮我留着,有用的时候花,虽然再也没有遇到过他说的有用的时候。
       那时候过年是真的热闹啊,年底的大集风风火火的,热闹非凡,挤都挤不动,我被爸爸抗在肩头,一眼万里,人山人海,看着人头在我脚步的位置晃动,心情甚好。现在也说不清具体是哪里好,就是觉得开心,热闹。
       那时候过年是真的有仪式感啊,新衣服必须要等到初一的时候穿,姐姐的新头花必须要等到初一的时候戴,妈妈亲手做的新棉鞋必须要等到初一的时候穿,感觉初一怎么这么慢,这么慢,好期待啊。初一天不亮,我也会早早的起床,跟着大人一起去拜年。当别人夸自己又长高了的时候,内心想法是“怎么每年说的话都一样,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我怎么感觉自己没长呢?真的变化很大吗?”当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瓜子糖果已经塞满了我的衣服兜,兴冲冲的溜走,任大人们寒暄。
       为什么现在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了呢?可能是和自己聊这个话题的人都长大了吧。曾经的年,在成人的眼里,在那个物资并不是特别丰富的农村,可能也没有那么美好。上次和爸爸聊天,说不用给他买东西,他晓得过年的时候各种人情礼往让自己疲惫不堪,都是从这时候过来的。是啊,成人的年好像就剩下了人情礼往,以及不得不长大又不得不承认的年龄,少了些许的期待。但是看到现在依然很快乐的孩子,可能他们依旧是很开心的吧,只是年味的传承变得和以往不太一样了。没有了捡鞭炮的小伙伴,拥有的是数不清的玩具;没有了过年逛大集,有的是接不完的快递;没有了磕头拜年,磕完一溜烟的跑出去,有的是“恭喜发财,新年好,谢谢爷爷奶奶”;没有了宰鸡杀猪的血腥场面,有的是商场里营造的节日氛围,戏耍的地方还是比平日里多的多。等到孩子长大了,应该对他小时候的新年有他独特的怀念吧,所以,现在还是要给孩子充足的仪式感,让他有个难忘的童年去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