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记忆里的冬天

来源:氯化苄事业部 李红霞2019-02-03查看:

摘要:我是七零后,我记忆里的冬天是天寒地冻的,天是蓝蓝的天,冬天下很多次雪,需要穿妈妈做的厚厚的棉衣和棉裤...
      我是七零后,我记忆里的冬天是天寒地冻的,天是蓝蓝的天,冬天下很多次雪,需要穿妈妈做的厚厚的棉衣和棉裤的,晚上家里点着老爸亲手垒的通地炕的炉子,到了傍晚就将通往炉子的隔离铁片拿开,那样热气就进入地炕,那时候家家烧煤饼子,也没有烟囱,那时候没有什么零食,放学回来饿了,最喜欢的就是坐在炉子旁烤馒头,烤的黄黄的一层,吃的那个香。
      记忆里的冬天是热闹的,我们小时候最喜欢放寒假的日子,一大群孩子聚在一块去坑里溜冰,一般三个人一组。 一个人坐在砖头上或木板上,一个人在前面用绳子拽,一个人在后面推,一人做一会,坐的人感觉时间过的好快,双手还不停的在空中舞动,如果拽得和推得配合不好,坐的就会从砖头上掉下来,摔个屁股墩。
      记忆里的冬天是纷纷扬扬的大雪,好多孩子在雪地里打滚,打雪仗、堆雪人,红红的脸蛋、红红的小手,还有红红的脸蛋上腾起的热乎乎的白气,家长一般就吵吵,冻成这样也不知道回家。有时候站在太阳下晒太阳,后背不知谁“下黑手”放进去一个雪蛋子,浑身一激灵就猛回头找那人去算账,一阵的你追我赶就把闹剧的换成哈哈大笑,以前放假了从不在家里呆着,总是三五成群的在外面疯。
      记忆里的冬天,嘴馋想吃冰糕的时候就用茶碗盛好糖水,晚上放在屋外的窗台上,第二天一早就赶紧离开热被窝去看看自己的作品,着急慌了赶紧吃,那冰块融化在嘴中的绝美滋味无法用语言表达,吃的不过瘾就用嘴使劲吸,开始吸的时候很甜很过瘾,但是吃一会就没有甜意思了,后悔刚才吸得的太快将糖都吸完了。
      记忆里的冬天成年人都是清闲的,特别是太阳暖暖的时候,好多成年人聚在一块在晒太阳,有时候聚在一块单腿“顶牛”惹得一阵阵哈哈大笑,顶败的那个人自动退下,胜利的那个洋洋得意的问“还有敢挑战的没有”,就这样一轮一轮的,最后胜利者被称做“大力士”。
      记忆里的冬天学生都不喜欢上晚自习的,冬天因为寒冷,一般在讲台旁会生一个炭炉子,有些喜欢搞恶作剧的学生,就在快上晚自习的时候偷偷往炉子里放点辣椒面,一会教室里就会呛的呆不住人,老师一边问“又是谁干的站出来,不罚你”一边不住的咳嗽,最后不得不放学,我们都为那位“英雄”点赞,庆幸我们又逃过一次自习。
      记忆里的冬天有无穷无尽的乐趣,70后的冬天都是这样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