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夏天的记忆

来源:催化剂事业部 尹飞2019-07-18查看:

摘要: 夏天,它不仅仅存在于记忆中,它真的来了......
...

       在我还是个襁褓中的孩童,关于夏天的记忆,是从妈妈口中得知。她说那个年代没有空调,摇头电风扇伴着“年久失修”的噪音,吹出的风又热又冲,一到夏天,床上铺着竹凉席,翻个身都硌得身上一道一道的印儿,有时不经意还会夹到肉,生疼。那时她怕我热着,就成宿成宿地给我扇着蒲扇,直到后半夜天气转凉了,她才放心地睡着。
       再后来我上了小学,家里从平房搬到了家属院的楼房上,那时候的夏天,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爸妈单位发的那一扎一扎的汽水,味道有点像现在的芬达。把汽水摁在一个装满水的大盆里,再约上几个要好的小伙伴,大家一起眼巴巴地守在水盆旁边,时不时地拿手去摸摸汽水的瓶子,等觉得冰凉了,就让大人拿起子打开,迫不及待地“咕噜咕噜”一口气半瓶下肚,然后一股气流从胃口往上顶,“咯……”大家都笑起来!

       童年的夏天,真是简单又快乐!那时我们不用上各种各样的特长班,放假也不需要家长全天候的陪着,通常都是脖子上挂串钥匙,约着三五小姐妹跳皮筋、跳房子,跳的满头大汗,脑后的麻花辫也就着汗水松散开来。再不然就是跟着隔壁小男孩偷溜进他奶奶家的院子,拿竹竿子打下葡萄架上那些晶莹剔透还未成熟的酸葡萄,被她奶奶拿着扫帚疙瘩追,我们一边假装惊恐地喊着“我错了”一边心领神会地往胡同口跑,等老刘奶奶气喘吁吁地撵上,我们早就躲到她找不到的墙脚旮旯里,品尝起这“刻骨铭心”的美味,一边吃,一边被酸的倒吸凉气,乐此不疲!现在回想起这些画面,就像放映着的一帧帧电影画面,深刻而清晰。
       然而一晃,我已然年过三十!如今,我们坐在空调房里,品尝着冷藏过的西瓜和冰镇饮料,短暂忘却了窗外已是烈日炎炎。只有打开窗户,听见水塘树枝上的蛙叫蝉鸣,才看到手机上的日期提醒,还有几天便要入伏了。
       晚饭后,4岁的儿子提议去捉知了龟,我和丈夫四目相对,他的眼神里写着“我不想去我怕热”,我的眼神里写着“我还想追一会电视剧”。然而儿子早已麻利儿地找好了工具:手电筒、瓶子、还有一个小鱼网。没办法,秉承着“不尊重孩子意愿不是合格父母”的想法,我们开车去了广场附近的公园。
本以为大家这个时候都窝在家里吹空调,没想到远远地就看见公园树林里一晃一晃的手电筒灯光,我们赶紧停好车,迅速加入了捉知了龟的队伍中。开始还埋怨“外面太热蚊子太多”的我,在捉到第一个知了龟以后,立马来了精神,儿子也兴奋不已,一个劲儿的对着瓶子里的知了龟说一些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懂的话,我顺势给他科普了一下“知了龟如何变知了”的知识。而丈夫呢,更是一溜烟地不知道跑到哪棵树下,只是才片刻的功夫,他便抓了4、5只,一边放进儿子手中的瓶子,一边向我炫耀他小时候一晚上跟着大人可以抓一筐知了龟的丰功伟绩。

       最终,我们因为“时间太晚,捉知了龟的人比知了龟都多”等原因,带着10几个战利品回家了。儿子既兴奋又热情,一直到车上都未减半分,他激动地跟我商量着想把这10只知了龟养起来,让它们生好多宝宝……而我却想着回家先拿盐水泡起来,等明儿煎一煎,再撒点孜然面儿……
晚上,我轻拍着儿子的肩膀入睡,也许很多年后的某一天,回想起来,今天也将是他夏日里一次很美好的回忆。越长大,越模糊了快乐的定义,然而快乐其实很简单,只是我们用各种理由束缚了享受快乐的权利,金钱、欲望、和压力......   
       夏天,它不仅仅存在于记忆中,它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