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固执的母亲

来源:人力资源与管理变革部 张舒翱2021-04-30查看:

摘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同款母亲,晚年最大的乐趣就是省钱,那种为了一斤鸡蛋可以天不亮就去排队的省。为此,我和...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同款母亲,晚年最大的乐趣就是省钱,那种为了一斤鸡蛋可以天不亮就去排队的省。为此,我和弟弟跟他吵了再吵,但最后我们彻底失败,而且输得心服口服。

  母亲前半生生活在农村,她是那种一天到晚闲不住、满眼都是活的人。自从我们姐弟俩结婚生子后才不得不放弃农活,帮我们照看孩子。如今,我两个的孩子都已长大。母亲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于是他和父亲就住在了大学城的公寓楼里,那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环境宜人,适合安享晚年。母亲闲不住,在楼后的小山上开辟了一块菜地,这也挺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毕竟她干了一辈子农活,和黄土地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但她却不甘心,荒地开得越来越大,浇水成了问题,快70岁的老太太一桶一桶的提,我们劝也劝不了,拦也拦不住。没办法,弟弟就给他买了引水管,接到地下车库,再把水引到菜地里。

  这还不止,买东西本来是一件平常的事情,在她这里却成了一项“重大任务”。每次采购家里的日常用品总是横向纵向对比,各种口算心算之后,拎着小布包出门去“血拼”。买瓶酱油省两毛钱都高兴半天呢!包一顿饺子,韭菜在市场买,虾仁去了海鲜批发市场,买肉馅儿去了超市,因为当天打折。一个周末,离家八站地的生鲜超市开业,为了招揽顾客,开业当天免费办理会员卡,每张卡送十枚鸡蛋。为了那十枚鸡蛋,她凌晨五点起床去排队领福利。春寒料峭的时节,冻得脸通红,父亲气得给我们告状,我很恼火,就对她说:“天还这么冷,要是冻感冒了,哪多哪少,怎么就拎不清啊?”

  最可气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弟弟发现车库里存了一些旧书、塑料瓶之类的东西。经过再三追问她才说这是学生扔的,当垃圾可惜了,就捡了回来,还骄傲的说卖了好几十块钱,那语气仿佛赚了一个亿。这可把弟弟气炸了,饭也没吃就走,说“以后再这样就不来看你了”。弟弟给我打电话说了此事,我也是一边恨一边抹眼泪。周末回家,对她说:“如果父母还过得很苦,那我们长大还有什么意义?”她却说:“做父母的天生贱骨头,心甘情愿。再说我还能省,还会算计,就觉得自己还是很有用人,要是没用了,精气神儿也就没了。”

  那一刻,我重新思考了母亲的所作所为,其实我们何尝不是在干涉她的生活,生硬的将她带入我们的价值领域。如果那是她的快乐所在,我何必强行打断。就算这次成功阻止了,那下一次呢?我和弟弟沟通后,和母亲达成协议,在不影响身体状况的情况下,允许她做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看见母亲笑了,像个被准许打游戏的孩子,我的心也彻底释然,小时候父母宠我们,现在他们老啦,我也要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溺爱他们。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