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故乡印记

来源:氯甲烷事业部 王金星2021-05-06查看:

摘要: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都有着这一片属于自己心底的记忆。无论我们走多远,无论我们飞多高,它就像我们...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都有着这一片属于自己心底的记忆。无论我们走多远,无论我们飞多高,它就像我们生命的底片,生命中最初的履历早已把我们的童年,我们乡情,我们的思念,都一一烙刻于我们心底的深处,铭刻于那一片让我们魂牵梦绕的热土。离乡越久,去乡越远,乡情越炽烈,乡思越刻骨。

  我的故乡是一个古老的边陲小镇,据村志记载:相传春秋时期有位薛旦王在此镇守,故名旦王城,至今我们的村庄还保留着中间高四周低的呈辐射状王宫地形。村子年代久了,便积累了许多神奇迷离的传说,其中最有名的便是旦王城雾中显城,据说六十年一次,这在四邻八村都传的神乎其神。对此,我未曾亲眼目睹,不敢乱说,但我小时候听几位村里的老人皆信誓旦旦的说曾亲眼见过。其中一位便是与我同村的小姑父的父亲来月爷爷,他可是我们村公认的实在人。他曾不止一次的亲口对我说:“哎,你别不信,这事我还真亲眼见过。那是一九七二那一年,大雾,我起得早到去拾粪积肥。就走到咱村西头的时候,回头一看,好家伙,咱村里雾蒙蒙的就显出一座古城的样子,古城墙,古城门,还有骑马的,挑担的,赶考的,守城的,热闹着哪,都是一副古人的打扮,也就是持续了不到十分钟吧!” 对此我半信半疑,但以此也充分说明我们村的神奇古怪。另外还有许多神奇的传说,要真讲我估计一天也讲不完,因为篇幅关系我就不一一列举,例如传说当年穆桂英连破金国一百单八阵,其中第一阵就是在我们那儿。

  至今让我最难忘的就是那些淳朴的乡亲,醇厚的乡情。我上小学时候,母亲因为家里农活已经放弃她最爱的教书,每次我放学归家,母亲还未从地里回来。我便独自坐在门旁边看书边等母亲回家。经常是我等着等着便不知不觉依偎在紧锁的大门前睡着。可是我每次醒来睁开眼睛不是发现自己在左邻爷爷的床上,就是在右邻老奶奶的炕上。看到我醒来,他们都笑眯眯的热情的倾尽家中的好东西拿给我吃,有许多时候我在邻居家吃晚饭后,母亲才迈着疲惫的步伐蹒跚归来。

  其实不光我如此,村里的其他孩子也这样。只要看见村里谁家的孩子因大人归家晚被舎在外面,左邻右舍只要看见准保把你能带家去好吃好喝好招待。那时,好像没听说那家大人因为担心孩子舍在外面而放弃手里的伙计匆匆归家,也从未听说过谁家丢失孩子。乡里乡亲,大人放心,孩子也舒心。至今每次想起,我都对那些淳朴的乡风,温厚的乡亲们感念不已。

  如今因为工作关系,父母也都迁到了城里,我回故乡的次数也来越少了。可是,多少次魂牵梦绕,多少次梦中畅游,我又回到了我那热恋的故乡,我又看见那一位位可爱的乡亲,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