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熟悉的味道

来源:市场部 张广磊2021-05-24查看:

摘要:傍晚时分下班回家的时候,被小区门口一辆冒着淡淡青烟的脚踏三轮车所吸引,一阵烤地瓜的香味扑鼻而来,其中...

  傍晚时分下班回家的时候,被小区门口一辆冒着淡淡青烟的脚踏三轮车所吸引,一阵烤地瓜的香味扑鼻而来,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二氧化硫的味道。走近之后,有点刺鼻的蜂窝煤燃烧后的气味盖过烤地瓜的香气把我带回远去的童年时光,小时候家里就是用蜂窝煤来烧水、做饭和取暖的,顿时一种温馨与亲切感油然而生。

  从读初中开始我就离开了小村庄,直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再到结婚生子,许多儿时美好的镜头也已淡出了记忆,但总有那么一点点残存的影像却被一个不经意的线索串联起来,唤起了深埋的回忆。

  我的老家在齐鲁大地的西部,南面紧邻黄河,东面与泰山相距不到六十公里,可谓是泰山脚下,黄河之滨。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养育了灿烂的精神文明,但也带来一些挥之不去的苦难生活。也许是小时候雨水比较多的缘故吧,每到雨季,黄河里的水就会涨的很快,甚至是没过大堤里杨树的树梢,每当这时,全村的青壮年就会去大堤上防洪,家里面就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大家就会在老族长的组织下去地里挖排水沟、帮助居住在低洼之处的乡亲搬到较高的地方去。但在黄河开闸泄洪的时候,排水沟里的水就会倒灌进入田地里,甚至会包围整个小村庄,此时四周是一片汪洋,蛙声一片,弄得鸡犬不宁,有的树上还缠绕着令人胆战心惊的蛇。等洪水退去,地里是枯萎的禾苗,街道上是污浊的淤泥,还有一些腐烂的树枝和垃圾。

  尽管那段日子很苦涩、也很艰难,但那却是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我们在大人的呵护下并未真正体验到生活的艰辛。那时候没有幼儿园,我们一些年龄相仿的小伙伴整天的聚在一起,春天爬树刖柳条做哨子、夏天上树摘桑葚、秋天钻玉米地捡拾掉落的红枣;有时还会顽皮的翻墙跳沟,与小伙伴们玩跳房子、打栮、捉迷藏一类的游戏。陪伴我儿时的玩具就是自己动手做的“洋火枪”,用木头做的“嘎嘎”,还有印泥模、摔泥盆等游戏。那时是那样的单纯和天真,现在想来都觉得可笑,但却是那样地开心、快乐。

  当时农村的生活水平都很低,每当做饭之时,乡亲们就会撮上一簸箕玉米芯,或抱一捆麦秸杆,甚至是扫来的落叶来做燃料烧火做饭。傍晚时分,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就会冒出袅袅炊烟,其中夹杂着柴草和小米粥的香味儿慢慢的散开,此时的村庄静得像一潭水、美得像一幅画,把整个村子浸染着就像仙境一样。再后来乡亲们就开始使用蜂窝煤取暖做饭了。隆冬时节,家家户户的屋子里就会垒上一个煤球炉,既烧水做饭又兼做取暖,虽然它燃烧时会释放出一种二氧化硫刺鼻的味道,燃烧后会落下一层厚厚的炉渣,但是对全家人来说,寒冷的冬天围坐在炉子的周围,一边取暖一边烤点花生或者馒头片之类的东西吃,就已经很知足了。

  又见青烟,又闻其味,唤起了我远去的苦涩但快乐的童年生活。炊烟里总是升起一种怀念,一种感动,一种熟悉的味道:暮色的炊烟里,一群孩童在嬉戏吵闹,四周的小胡同里,一声声母亲唤儿的声音在响起“回家吃饭了……”。那声音,在宁静的乡村上空和着炊烟久久的回荡……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