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父亲的白菜

来源:聚酰胺事业部 姜艳民2022-01-03查看:

摘要:挂了电话,我走进厨房,解开了那袋子白菜。袋子最上面放着三棵已经剥开的白菜,剥的很干净,只剩下白白的菜...

  冬日周末下班回家,看到厨房里放着满满一编织袋白菜,旁边放着一大袋子萝卜,不用说,父亲来过了。

  我赶紧给父亲打电话,“爸,你怎么送来这么多白菜,又回老家了?”

  “是啊是啊”,电话那端的父亲兴奋地说“今天星期天,锰锰没事,跟我回老家拉来了一车白菜,每个人送了一袋子。”

  父亲高兴地向我诉说着拉来了多少白菜,都是送给了谁,听那语气,好像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程,并一再嘱咐我,家里还有,吃完了再去拿,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最后嘱咐我一定要把白菜从袋子里拿出来,晾开,别捂坏了。

  挂了电话,我走进厨房,解开了那袋子白菜。袋子最上面放着三棵已经剥开的白菜,剥的很干净,只剩下白白的菜心,下边的五棵只是把根砍掉了,翠绿色的叶子还在。我把白菜拿出来,放在架子上,又解开了那大袋子萝卜,萝卜很多,有绿萝卜和胡萝卜两种,显然是刚挖出来的,带着泥土的气息,红红绿绿的,倒也好看。

  跟父亲回过几次老家,田园劳作,绝不是我想象中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而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辛苦。为了让我们吃上放心蔬菜,父亲几乎是采用最原始的方式进行种植,除草剂是断然不用的,都是人工除草。为了将锄下的草及时晒死,防止复活,父亲一般选择中午除草,烈日下的父亲戴着草帽进行劳作,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父亲一生辛劳,在把我们兄妹抚养成人之后,又义无反顾地担负起帮我们照看孩子的重任。在我的孩子上小学之后,为了让我们吃上放心蔬菜,已近古稀之年的父亲又做出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回老家种菜。只要天气晴好,父亲在把我的孩子送到学校之后,便开着他的小电动汽车回家,三十多公里的路程,父亲开的很慢,需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家,回到家之后,种植、除草、浇水、收割,父亲一刻也不停歇的忙碌着,农家小院,被父亲根据季节种满了各种蔬菜瓜果,从春天的莴苣、蒜薹,夏天的西红柿、黄瓜和各种叶菜,秋天的蔬果到冬天的白菜萝卜,四季轮回,收获不断。间或着,父亲还种了柿子、桃子、大枣、葡萄等各种果树,甚至还为我女儿种了几株葫芦。农家小院,被父亲打理的生机盎然。下午,在把各种蔬果采收之后,父亲便带着收获回来了,晚上我们便能吃到父亲亲手种植的绿色蔬菜。

  菜太多了,父亲便分发给亲戚朋友和邻居,父亲总是捡最好的送给别人,然后给我们兄妹,剩下卖相不好的自己留着吃,并乐呵呵的说“一样吃,一样吃。”

  父亲享受着丰收的喜悦,更享受别人分享他的喜悦,一如那朴实的白菜。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