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过年的回忆

来源:市场部 张广磊2022-01-19查看:

摘要:小时候盼过年,那是因为嘴馋。儿时的生活是清苦的,一年到头难得吃上几回肉,大人们在过年时,尽管内心充满...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已经经历了43个春节。眼望2022年的春节即将到来,我善感的心更是思潮起伏,难以平静。

  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农村娃在小时候的最大的企盼就是过年。

  小时候盼过年,那是因为嘴馋。儿时的生活是清苦的,一年到头难得吃上几回肉,大人们在过年时,尽管内心充满着酸楚与无奈,也要紧紧荷包割上几斤猪肉或杀几只鸡来过年。最难忘的就是父亲在大年三十煮肉了,看着切得四四方方的土猪肉被父亲一块块的放到大锅里,随着灶台里木材的熊熊燃烧,不一会整个厨房里甚至是院子里都会被肉香所弥漫,等到香味散去,父亲就会用筷子挑出一块肥瘦相间带着骨头的肉放在案板上,用手撕成小块粘上一点盐粒给我们姊妹四人分着吃,看着贪吃的我们,父亲不停的搓着手并一个劲地说以后会让我们吃个够。那喷香肥腻的土猪肉奢侈地安慰着我们一直寡淡的胃肠,那种从内心升起的幸福感却从生活好起来之后再也没有体会过,一直到现在。

  小时候盼过年,那是因为我们可以尽着性子玩。过年的时候学校已放寒假,地里也没有什么农活可干,除了写作业之外就是尽着性子玩了。儿时村庄四周的池塘在寒冷的冬天总会结一层厚厚的冰,写完作业的我们会约上三五玩伴去池塘边扔砖头,看谁扔的远,看谁砸开的冰窟窿多,甚至是比赛谁能够从冰窟窿里捞出第一条“冬眠”的小鱼;下雪天更是孩子们的最爱,孩子们在场院里不停的奔跑着、追逐着,无邪的笑声如雪花般在场院里纷扬,滚雪球、打雪仗、堆雪人,冻红了小脸、冻僵了小手,可孩子们一点都不觉得冷,如果不是肚子饿得咕咕乱叫,我们是可以场院里玩到夜灯初上的。

  小时候盼过年,那是因为我们有新衣服穿。三十晚上临睡觉前,父亲会在煤球炉上烧一大锅热水,让我们一个个洗澡、洗脚。母亲会把赶集买的新衣服给我们一个个套好,再穿上新做的棉鞋在她面前试一试,看着我们高兴的样子,母亲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大年初一,穿上新衣服新鞋子的小伙伴会跟随大人去拜年,遇到小伙伴会不约而同的彼此打量着对方,比着谁的衣服漂亮谁的鞋子好看,偶尔拍打一下新衣服,显得特别珍惜,甚至到开学前新衣服还是一尘不染的。

  小时候盼过年,那是因为喜欢儿时农村过年的氛围。从腊月二十三之后,家里就开始大扫除了,把每个房间都清理的窗明几净,床上的被褥在天气好的时候都要搬到院子里暴晒,让每条被褥都散发出阳光的味道。父母也一改往日的严厉,和善着面容叮嘱我们不许吵架。去亲戚家拜年时,甜甜的问候声会换来一张张一块两块的压岁钱,母亲总是大方地让你收着。开学的日子到,母亲伸手问:你的压岁钱呢?这个时候,你才遗憾地明白:年,过去了。

  小时候盼过年,更喜欢那象征着喜庆的鞭炮。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仅象征着喜庆,也预示着春节的到来。农村的孩子无论男女,一年到头儿除了上学之外,就是帮着家里干各种农活:放羊、割草、喂牛、拾麦穗、搂柴火……都少不了我们,甚至我们假期也比城里的孩子们多两个:麦收假,秋收假。在一样样农活中,在我们付出辛劳的同时,也埋没了很多的童真与乐趣。所以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释放出属于自己的欢乐,而放鞭炮则成了这种释放不可缺少的载体。过年时的大人们会从热闹的年集上买回摔炮、二踢脚、鞭炮等爆竹,供我们过年时玩耍。我们深知大人给买的鞭炮是来之不易的,所以我们格外的珍惜。我们会把头数不一、大小不一的鞭炮小心翼翼地拆分开来,由挂鞭变成一个个小炮,然会再一个个地去燃放,目的就是想慢慢地享受这代表着春的信息的鞭炮声,这种日子一直会持续到正月十五。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也早已离开曾经给我带来欢乐的老家搬到县城居住,可每当除夕之时,我总会赶到老家打开大门,拧亮照明,然后在院子里点燃几个绚烂多姿的烟花,再放上一挂长长的鞭炮,关上屋门听着外面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望着腾空而起的缤纷礼花所绽放出来的色彩,却再也找不到小时候拆开鞭炮一个个点燃时的快乐,再也找不到那种儿时过年的幸福感……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