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挖野菜

来源:第四工程事业部 黄郡2022-03-18查看:

摘要:我的学生时代,每逢春天来临,爸爸都会挑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带我去郊区的田野里挖野菜。是日,春和景明,...

  我的学生时代,每逢春天来临,爸爸都会挑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带我去郊区的田野里挖野菜。是日,春和景明,惠风和畅,我早早起床,挎上一壶热水,翻身跳上自行车后座,就开始了我们每年一次的踏青之旅。逃出作业堆,走出沉寂的小区,离开喧闹的城镇,驶入大自然的怀抱,看春水初生,春林初盛,观早莺暖树,新燕春泥……禁锢了一冬后终于有机会挣脱束缚,自由呼吸。在我受到的教育里,爸爸总是用浪漫的形式包裹着他的实用主义,以至于我对诗和远方最初的理解,就是那片春天的田野。

  那时候的田间地头,似乎远没有现在这般规整,青青的麦苗间,掺杂着各种各样的杂牌军,平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在爸爸的指导下清楚地明白我们要挖的是叫“面条菜”的家伙,把它拿来和面粉一起搅拌,上笼屉蒸熟,春天的鲜,就呈现在餐桌上了。野菜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头脑里似乎是一种毫无章法的存在,而这种菜有着细长厚实的叶子,根根分明,在乱蓬蓬的野草堆里有着非常高的辨识度,那时还没有高度近视的我可以迅速找到它,一把薅过来,精准地投进方便袋里,这种捕猎般的获得感和满足感,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如果体育老师看见我此刻的敏捷身手,怕是定要将我推荐到田径队里去。平日在书桌前呆若木鸡的小孩,在玩耍中立即枯木逢春动如脱兔,大自然总能给我们无尽的快乐和滋养。

  待到夕阳西下,我们的袋子也满满当当了,我才会恋恋不舍地在爸爸的召唤下慢吞吞地挪上自行车,清点完劳动成果后,心满意足地回家。

  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田地里的野草野菜越来越少了,农人们用了大量的农药喷洒除草,并渐渐不再欢迎我们这种不速之客,我们的行动也越来越不体面:先在人家田间地头东张西望一会儿,再趁人不备瞅准时机寻找一番……挖菜小队变成了摸金校尉。终于,在一大一小又被批评得无所适从后,我们决定就地解散。

  自此以后,我便再也没有挖过野菜了。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