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夏 夜

来源:市场部 张广磊2022-07-06查看:

摘要:老家距县城不远,也就十多里路,每逢空闲之余便会陪母亲回老家小住几日。特别是到了夏天,回老家就成了“避...

  老家距县城不远,也就十多里路,每逢空闲之余便会陪母亲回老家小住几日。特别是到了夏天,回老家就成了“避暑”的首选,四周被绿树、庄稼围绕着的小村庄气温要比县城低上2-3度,而到了晚上,感觉就更明显了。

  老家夏天的白天也很热,但是夜风很凉。每每晚饭过后,老人门总会不约而同的聚集在胡同口的青石板上,手拿一把蒲扇乘凉聊天,但蒲扇并不是用来扇风的,而是用来赶蚊子,因为凉风徐徐,是用不着再扇蒲扇的。年轻一辈的人喜欢坐屋里吹空调、看电视或刷手机,但往往也禁不住夜风的诱惑,相约三五玩伴,吆五喝六的在村中文化广场的夜灯下打着扑克,来抵消一天的劳作之苦。而女人们则喜欢聚一起闲聊,有的手里还抱着孩子,轻轻地拍打着,直到小家伙不吵不闹睡着为止。她们边聊天边给孩子赶蚊子,常常听到她们“啪啪”拍打自己的声音,那都是只顾着孩子而让自己给蚊子叮了的缘故。夜风里7、8岁的孩童是最闹腾的,他们在昏黄的路灯下不知疲倦的跑跑闹闹、追追打打,惹得一旁聊天的母亲直喊:“慢点跑,刚洗的澡,又要出身汗了”。

  老家夏天的夜空是充满诗意的。躺在房顶的凉席上,看着一轮圆月伴着几颗疏星,在微风的吹拂下,会让人有一种想登临把盏的冲动,这是在县城的高楼大厦间所没有的。古人说“月是故乡明”,而我说——月是夏夜最诗意。如果你有幸伴着清风登临,陪着圆月把盏,是不是也会写出“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的千古佳句?在夏天的夜里,我最爱的却是那一弯弦月,弦月的美在于她的含蓄与羞涩。泡一杯清茶,坐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伴着淡淡的树影,我常常会望着天边的弦月发呆,看着看着,竟分不清那是美人的盈盈笑靥,还是美人笑不露齿时的芳唇了?脑海中忽又飘过李清照“见客人来,却把青梅嗅”的羞涩姿态,我想她那时一定在笑,而那种笑应该就恰似一弯弦月被一缕淡淡的流云萦绕着。

  老家的夏夜与县城最大的区别应该就是唧唧不断的虫鸣与呱呱鼓噪的蛙声了,县城里的声音太杂,不如老家的清晰。日暮时分,蛙声四起,直到第二天的清晨,那些青蛙才会安静一点;而各种各样的昆虫却是通宵达旦地工作,生怕你睡觉时少了它的声音就睡不着似的。心烦时听到虫鸣与蛙声会感觉更烦了,而心情好的时候也觉得它是自然界的天籁,伴着这些美妙的声音睡得更加香甜。但不管是心烦还是愉悦,乡村夏夜的声音总是感觉那么的亲切。早先在外读书时,每到假日总想离开空空的宿舍去外面走走,伴随着昏黄的路灯,走在异乡的马路上,听着疾驰而过的汽车声,在我的心中时常会生出一种无所归依的流浪之感。但在老家,不管我走进哪条是否熟悉的小胡同,不管有无路灯地面多么的高低不平,却总是感觉那么的亲切,一点都感觉不到陌生,因为我的根就在这里。也许,这就是每个人心灵最初的归属地吧。 

  我喜欢老家,喜欢老家的夏夜,更喜欢一个人吹着凉凉的夜风躺在房顶上看疏星伴弦月,听夏虫私语、蛙声阵阵。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