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冬瓜海带排骨汤

来源:化肥事业部 张继山2022-08-08查看:

摘要:某一天,心血来潮,想炖冬瓜排骨汤。打开冰箱却发现冬瓜有些少,便搜搜厨柜,竟然还有晾好的干海带,顺手拿...

  某一天,心血来潮,想炖冬瓜排骨汤。打开冰箱却发现冬瓜有些少,便搜搜厨柜,竟然还有晾好的干海带,顺手拿出泡好后炖在一起,也不知道会不会好吃。结果,众口称赞:最好吃的一次,对胃口!

  从此,冬瓜海带排骨汤,在我家就算是有了一个正经名分,汤的口味,却一直随年龄的变化而变化。

  曾经,刚成家的时候,两个手脚拙笨的年轻人,同样缺油少腥的胃口,要求的口味都是相同的。炒菜必定要够香够辣,浓油赤酱,烈火爆烹。就连做个包子饺子,都要一咬流油的那种,偶尔炖个排骨炖个鸡,焯水、用冰糖炒色,加豆豉甜酱豆腐乳,老抽酱油,葱姜料酒,花椒茴香,陈皮肉蔻,炖的浓艳油亮,看一眼口舌生津,吃一顿就能饱三天的样子。那时的冬瓜海带排骨汤,也是重油重盐的,海带冬瓜排骨纠缠在一起的满满一锅,炖这一锅能吃一天多。

  那时候两个年轻人的脾气也是火一样的烈,吵架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收敛,非得揭最疼的伤疤,非得戳最深的伤口,吵过还不解恨,一个盘子,非得摔八瓣才算出气,然后一个摔门而出,一个痛哭流涕。那些日子,酸的酸,辣的辣,回味一下,都觉味道鲜活呛人。

  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变了呢?蒸馒头,加上地瓜面,荞麦面,或者是曾经发誓一辈子不碰的玉米面黄豆面,蒸成各色的馒头窝头,而玉米南瓜地瓜山药土豆,这些年轻时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东西,现在任何一种都可以腰杆挺直地站出来,傲娇地顶替白面馒头的位置;饭桌上多了凉拌菜,蘸酱菜,油炸红烧渐渐疏离,我最爱的红烧肉偶尔也还会上桌,只是,也就那么一片两片,嘴里一边念叨香,真香!却不再过多拨动一下。碗里的冬瓜海带排骨汤,一小段海带,两块排骨,三片冬瓜,清亮的汤里青白的冬瓜、淡肉色的排骨,只有海带是深色的,但也只是它的原色。一人一小碗,也就不剩什么了。

  两个相守的人,有多久没再拌过嘴摔过盘呢?杯碗瓢盆安静地呆在厨柜里,好像从来也没有经历过波涛汹涌的日子,已没有一点伤感的记忆。我喜欢早餐的时候吃几片醋泡过的生姜,喜欢萝卜丝汤,喜欢高度酒,喜欢薄棉袜,喜欢在黑夜里把窗帘拉严,屋里亮了睡不着;她不喜欢吃酸味儿的水果,也不喜欢甜味儿的菜,不喜欢生姜葱蒜,不喜欢压抑的氛围,在黑夜里非得把窗帘拉开半尺,两个人的喜好虽仍然南辕北辙无法统一,却总是会为对方考虑。在家做饭,外出点餐,都会先照顾对方的口味。过日子也许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迁就着,一点一点的体谅着,年龄一年一年的增长着,日子也就越来越平淡,却越来越温馨。

  就像海带和冬瓜,原本互不相干,从无交集,却在一程岁月的烟火里,互经煎熬,互相释放,互为成全,终成就一锅味道鲜美浓郁的汤。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