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第一次献血记

来源:第二工程事业部 袁方华2023-01-09查看:

摘要:十九年前的我二十啷当岁,还没有固定工作,到处西一榔头东一棒槌的打短工,出行骑摩托车。那时儿子两岁,妻...

  十九年前的我二十啷当岁,还没有固定工作,到处西一榔头东一棒槌的打短工,出行骑摩托车。那时儿子两岁,妻子没工作,居家带孩子。由于老家离聊城市区较远,很少去市里。那年的春天风很多,有时也很大,会无端吹起尘土。正是非典横行施虐的季节,但感觉离我们的生活还很远,内心并不是很在意。

  那天清晨,有风,微寒,麻阴天。我骑了摩托车,妻抱着刚满二岁的儿子坐后座。我和妻打算进城给儿子照相留念。儿子每满一岁,我和妻都要给儿子照相留念,换我的话叫做生活有仪式感。那天的风很大,我驾驶着摩托车,尽管带了头盔,还是被风吹的脸生疼。给儿子照完相,并没打算回家,我摸摸兜里还有点余钱,临时起意:去金鼎购物中心给妻买衣服。妻闻听,当然开心。

  停好摩托车,远远的就看见金鼎广场一角围了很多人。妻爱凑热闹,非要去看,那就去吧,人的好奇心有时是按耐不住的。靠近了才知道,是无偿献血车。有工作人员拿着小喇叭做动员:各位市民朋友,因为非典横行,咱们市血库告急,好多病人因此无法输血,希望朋友们勇献爱心……

  那个身穿白衣的工作人员喊的声音沙哑,但并没有收到效果,人们只是远远围观,互相大眼儿瞪小眼儿,并没人走上献血车。确实,在身上抽400毫升鲜血,也就是八两,小一斤了,还是无偿,谁心里不嘀咕?工作人员又换了一个思路,从健康角度和长远利益讲解无偿献血的好处。这下我听明白了:无偿献血一次,本人终生用血免费,无偿献血三次,三代直系亲属用血终生免费。献血行为还能促进血液的新陈代谢,一个月内就可以恢复正常水平。我看了妻一眼,轻声说:“媳妇,我去献血。”她犹豫着,一把没拉住我。我一步跨出去,对工作人员说:“我来。”工作人员欣喜异常。立即有工作人员过来招呼我,车厢内很温暖,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我坐下,工作人员递给我一张表格,我郑重填表格,验完血型,工作人员又递给我一杯热牛奶。这时,妻也被请上来陪伴着我,我看着暗红色的血液无声流淌进储血袋,心里有一种自豪感,我的血液不久之后,也会在一个陌生人的体内流淌。妻偷偷握住我的手,轻声问我:“老公疼吗?”我笑着摇摇头:“不疼,给蚂蚁咬的一样。”

  献血完成,工作人员给我颁发了献血证和纪念品:一本献血证,一块“康巴思”石英钟,两个玻璃保温杯。

  下了献血车发现,在我的带动下,有意向献血的人已经排成了长队。有个很骨感的妹子一脸担忧的问我:“大哥,抽血的时候疼吗?”我很轻松的回答:“放心吧,就给蚂蚁咬一口一样,啥感觉也没有。”妻把儿子塞给我,“就你逞能!”我接过儿子:“这是功德无量的事啊,怎么叫逞能呢!”妻一瞪眼,我选择闭嘴:好吧,只要你开心就好。我又讨好的说:“走,咱们去给你买衣服”。妻快步走向停车场:“不买了,回家。”

  路过菜市场,妻喊我停车,买了五斤排骨。我明知故问:“昨天不是刚吃了排骨吗?咋又买?”妻抢过我手里的摩托车钥匙:“你抱着儿子,我带着你。”我哪肯给她钥匙:“你老公我壮的很,哪有这么弱不禁风啊!”妻在后座搂紧我:“老公,你是我和儿子的依靠,是咱们家的顶梁柱,你今天献血那么多,我心疼。”

  时过多年,我后来又陆陆续续献过好几次血,曾一度接近一万毫升。那块“康巴思”石英钟一直用到2015年搬家去英才小区才算完结它的使命。但它在我精神世界里始终在行走,并且“咔咔”有声。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机站

客户留言

400-700-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