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文苑

诺言无声

来源:第二工程事业部 袁方华 2024-06-11 查看: 52

摘要:我老家在农村,每年芒种前后都会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布谷鸟一年之中只在芒种前后鸣叫,仿佛在召唤远离故乡的游子:麦子快要熟了,一定要回家收麦。布谷鸟是唯一和时令节气有关联的鸟类,它每一次鸣叫都会让我如闻乡音般心生亲切。今天正好休班,我索性推了不必去的应酬,回老家看看吧,看看久违的故乡,看看年迈的父母,看看那些无数次出现在我梦境里的麦子。

清晨,我在半睡半醒之间又听到了布谷鸟的叫声。

“布谷、布谷,布谷、布谷……”

此时天已大亮,窗子筛落一地杏黄色的霞光;窗台上绽放的白色栀子花在初夏的晨风里摇曳。暗香浮动里,我翻身起床。看看手机日历,还有三天就芒种了,怪不得能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我老家在农村,每年芒种前后都会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布谷鸟一年之中只在芒种前后鸣叫,仿佛在召唤远离故乡的游子:麦子快要熟了,一定要回家收麦。布谷鸟是唯一和时令节气有关联的鸟类,它每一次鸣叫都会让我如闻乡音般心生亲切。今天正好休班,我索性推了不必去的应酬,回老家看看吧,看看久违的故乡,看看年迈的父母,看看那些无数次出现在我梦境里的麦子。

驱车十几分钟的路程,有时就像隔了山、隔了海,工作忙起来、琐事缠身,个把月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回到家,和父母聊了一会儿家常,我和父母说想去地里看看麦子。母亲还笑我,一个麦子有啥好看的?我只是笑笑,信步走出家门。

村庄依旧,路还是那路,村居新旧夹杂,还好,村头的老槐树还在,还努力的冒出新枝,将绿崭崭的枝叶举得高高的,在六月的风里喧哗。老槐树下两片摞在一起被村人当做凳子的老磨盘却消失不见了,地面已经硬化成水泥操场,安装了很多健身器材,我看见院里的二大爷在健身,就招手给他打招呼:“大爷,在健身哈。”他遥遥回我一句:“昂,天气不错。”二大爷耳背,但视力尚佳,他一般都是看人唇形猜测交谈内容。

四新河还是四新河,清凉凉的河水暗流涌动,一路向北,并入庞大的徒骇河水系,最后入渤海而去。

天似穹窿,更像一口无边无际的、蓝色透明的大锅,覆在同样无边无际的大地上。我闭上眼睛,深嗅风中干燥的麦芒的气息,还有苦艾苦涩辛辣的气息。我能感觉到风从远处而起,一路扶摇,掠过远处的白杨林,抚过已经泛黄的麦子,拂过我的眉发、我紧闭着的双眼。我能感觉到有热热的液体被风引出,流过热辣辣的脸庞,无声的滴落在千百年静默如斯、厚重苍凉的土地上。我还听到麦芒在风中摩擦发出的轻微的“欻欻”声,以及四新河里传来的三两声蛙鸣,蛙们遥相呼应,互相应答。还有野鸽子、野鹌鹑的鸣叫……

我的思绪犹如白马过隙,“哒、哒、哒”向着记忆最深处而去:我还是当年懵懂无知的孩童,最疼爱我的奶奶还在。眼睛失明的她还喜欢我做她的眼,做她的拐棍,每年芒种时领她去田里听麦子。

时过多年,我早已年过不惑,奶奶也已经去世多年。但我还是会在芒种前后赶回老家,一个人去田野里看看麦子。更确切的说,是去听麦子,就像奶奶那样,去听,用心去听,替奶奶听那些麦子的心语。可我却不知道:奶奶听到的麦子,和我所听到的麦子,又会有什么不同?

还记得,我曾经问过奶奶:“你说天就像一口大锅,我长大了能走到锅沿那里去吗?会不会迷路,再也回不了家?”

奶奶在我的引领下挪动着半拃长的小脚,我看到熏热的风吹过奶奶的脸,一绺银白色的发在她脸上拂来拂去:“孩儿啊,只要咱这村庄还在,咱家的麦子地还在,你就不会迷路。”

布谷鸟鸣叫着飞过,我问奶奶:“这是什么鸟?叫得我心慌哩!”奶奶告诉我这是布谷鸟儿。

“奶奶,布谷鸟每年都来咱们这里鸣叫吗?”

“每年芒种前后都来。”

“奶奶,它们叫什么?”

“麦黄,麦熟,收麦、收谷。”

“奶奶,还有呢?”

“你在哪里?我在外地,麦黄麦熟,回来收麦收谷。”

“奶奶,布谷鸟会说这么多话吗?”

“会啊,布谷鸟每年都呼唤离家的人回家收麦呢!孩儿啊,你以后不管有多远,只要听到布谷鸟的叫声一定要回家,替我听听麦子。”

活了大半辈子,我还从来都没有走到过天边那么远的地方;还好,我还记得布谷鸟情真意切地鸣叫,还记得我对奶奶无声的诺言。

上一条: 下一条:
版权所有: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2
x

官方微信